H3PO4
“磷被首次发现存在于恒星爆炸后的宇宙残余物里”
 

《“他们的故事永不完结”》

H3PO4 博客文章目录归档



“磷被首次发现存在于恒星爆炸后的宇宙残余物里”

很高兴与您相遇。


  • 快新/中短篇


《一封知名不具的匿名信函》(含K柯)

原作向,有私设,一句话的新兰戏份/搭档向新志


一封来自侦探先生的情书

“我以为这欲说还休的剖白再无说出之日,却不想一腔真心还是被你尽数接住。”


《The End Of The Cosmos》

原作向半架空,有私设,伪科幻,灾难级别BUG,部分角色死亡向


——全宇宙 至此、剧终

他以最后一吻作为落幕前的辞谢


《The Unusual...

《第一期结果》

感谢不淘汰之恩德!!(。)
感谢吃糖老师、弥也姑娘和杉火姑娘!如果能看到这条悄咪咪的请你们点个文x虽然明天开学的三党估计要年更,但是真的非常谢谢你们w
啊顺便祝大家开学快乐(…

我是鸽手企划:

第一名:3号选手 @岁渐止息  14票


第二名:8号选手 @暴躁老鸽芬达太爱自己的小弟了  6票


第三名:5号选手 @空港一花  4票


第四名:2号选手 @H3PO4  3票


         ...

又是上课又是Loft打不开我也不知道该咋办了。
……那啥,谢谢大家,拉个票orzzzz

我是鸽手企划:

由于种种描述不了的问题,H导的电脑发布出来的文字不能显示图片,所以我们走个外链哈,点击此处
再次@各位参赛者

一号选手 @不考上北大不改名 
二号选手 @H3PO4 
三号选手 @岁渐止息 
四号选手 @寒烟里翠竹生_墨羽凌烟 
五号选手 @いちはな 
六号选手 @My Dear Detective 
七号选手 @可乐酱酱 
八号选手 @芬某人说自己是魔法少女 

谢谢各位!!!

《Darkside。》

Darkside(R15)

在黑暗里。

他结束了由他主导的吻,在对方的眼角落下一个吻,接着路线旁逸,他顺次亲吻对方的耳廓,像软和的光芒化在肌肤之上,黏连出纠结的银线,悬缀在空气中,漾出几分暧昧。舌苔沿着豁口深入,勾得那人嘴边溜出几响清浅的吟哦,像是阻挠,又如挽留,攀着他的神经,覆灭他的理智。他余出一只手,轻盈地在脊柱的每一节突起上绵延,顺势向下,将爱意纹入对方的血脉与骨骼。
他胆大包天的落下一串点水轻吻。那耳缝蜿蜒,是一口井,深邃神秘,装载了他全部的好奇。
深入,深入,深入。
青年的身体似是化作一滩春水,却仍不放弃在情事中争取一线主动。青年主动触上他。那是暴风雨的前奏,是通天盛会的邀请函。...

《快新/The Unusual》

文/H3PO4


CP:快新

ATTENTION:架空,叙述混乱,OOC


本文向《Mr.&Mrs.Smith(史密斯夫妇)》致敬

(完全看不出来)


00

水滴剔透顺着脖颈一路下跌,在锁骨打旋,留下透明的水痕。工藤新一转身关灯的时候,脊背上两抹蝴蝶骨挑出的弧度看起来柔软而协调。黑羽快斗的喉结蓦然一动。他用想象勾勒着那滴水经过锁骨经过胸口经过瘦削的腰肢——一路下滑,带着魅人的情///色。

随后他猛然睁开眼睛,卧室的布帘被风吹起来,光斑一点一点漏进室内,像是未开蒙的游鱼放肆的游转。

快斗轻手轻脚的拉开被子,就如同他身边还睡着往日那个人一样。

果然,只有...

《快新/The End of The Cosmos》

文/H3PO4


“如果地球是太阳系的心脏和生机。”

“那你就是我的地球。”

——我满心都是你。


CP:快新

ATTENTION:原作向半架空,伪科幻,私设,灾难级BUG&OOC,部分角色死亡向

前段偏剧情流,一坑一风,叙述混乱,慎食

 


01

工藤新一逐渐滑脱梦境,他能感觉到黑暗中生出的眷恋,挽留似的攀住他的神志;可他还是醒来了,像是脱去了一件笨重的外套。后一秒,梦中的欢愉如潮水般尽数褪去。

一瞬间的过分轻盈却让他仿若坠入万丈深渊,失重的感觉从灵魂深处被惊醒。

他慢慢睁开眼,...

《香樟。》

香樟

我一个人去。工藤新一盯着他,好像认定了他无法拒绝。一对蓝眸像湖像海,偏生融着剑影刀光,黑羽快斗简直能在他眼睛里看到陷入其中的自己。他嘴上说道着刀山火海只身过,轻描淡写的好像只是告知旁人下楼吃顿早餐,眉目中却隐隐用坚定和倔强宣告已成定局。

“我一个人”,在他心中到底是有多么顺理成章。
黑羽快斗缄默无言,看着在阳光里渐远的人影,无端想起了在之前数以千计的日子里黑发侦探孑然而过的淡漠模样。
他好像永远感受不到孤独。或者说,在如海滔天的寂静之中浸泡多年,早已习惯了附骨之疽般的安静。
他忽然觉得天光苍白,酷暑冷却。那分明是一年中最热的日子,炎热将他身体中的水分一滴一滴的蒸干汽化,七月流火由里而外,从...

《蝉时雨。》

蝉时雨


工藤新一倚着桃花心木的书桌,风过时掀起书页,随意放置的钢笔仿徨的翻滚,带出了无处着落的线条。

他听着空调水滴滴答答的落在房檐,空洞而单调的反复,和着连绵无绝的蝉鸣,如听腻了的单弦小调,惹起了难以名状的烦躁。一些画面和曲调重复出现,缓慢而断续,像破碎的蒙太奇,颠抖出雪花状的阴影。

夏季好像长到无以为终。

新一一手支着下颔,肌体相触无可避免的涌起燥意。那双眼睛。他想。

同样是蔚蓝的、如海深邃的,涌动着明亮柔和的光芒,却能隐隐约约窥见深处的飓风。那一刻他们额贴额,眸相对,一切情绪都被空气中的飕动掩盖,——可同样他也确信自己确乎是看清了那对瞳中的炽热与恣意,以及使夏日都相形见绌的...

《光风霁月。》

光风霁月


工藤新一趴在黑羽快斗的床边。他睡着的样子格外安静,脑袋枕在规规矩矩的双臂上,塌陷的脊背上蝴蝶骨独树一帜,撑起了少年单薄的衬衣。

黑羽快斗眯着双眼,瞪视着天花板上移动的光斑。昏暗的光线从碎花窗帘后流淌出来,灌注在封闭的室内,细小透明的尘埃环绕着光线徐徐飞舞,他不敢动,甚至不敢思考。快斗能感觉到身边人绵长柔软的吐息,每一次起伏吐纳都不啻于一道惊雷,如万丈孤峰,落雁飞回,振聋发聩。

时间在那一刻变得粘稠而透明,向无限膨胀。所有的细节都变得清晰鲜明,黑羽快斗静静地听着心上人的心跳和呼吸——爱情像利刃,像战矛,划开了十七岁少年的胸膛,取走了里面跳动的心脏。

一声长过一生。

——...

《邂逅。》

邂逅


我觉得我看见他了。我注视着阳光同时也看向了他。他本身是光芒。阳光一丝一丝的从他柔软又如他本人一般固执得可爱的发丝间穿过,像是隐隐泛着光一样。光芒丝丝绒绒的贴在他的五官上,如同一场冗长的亲吻,缠绵悱恻,绵无绝期。

在阳光下一切细节都被勾勒的清晰无比,他身上那柔软也无从遁迹。记忆细化了又细化,每一帧都是怦然;我仿然听见了心脏悸动起伏的声音。

我能想象他的脸上一定是那样张扬与柔软并具的神情,除去繁文缛节框定的礼节外,最深处藏着骄矜的神情,像长不大的彼得潘,永不落幕。

他大概是盛夏,承载一切的热情高昂却犹嫌不足。他如久经洗练的美酒,醇厚,藏锋隐锐,麟髓凤骨。

可我无法去触摸那个影子...

《朧月。》

朧月(R15)

他被迫翻身的时候瘦削肌体下线条毕露,蝴蝶骨在背后高高挑起,线条柔软又蕴着一股锋锐。背后的少年细细亲吻着耸立的骨,一寸一寸,越过如藤蔓枝般纤细的脊椎与锁骨。月光融在他们的指尖,如同恋人间的吻。
黑羽快斗有时候无法想象爱人的身躯是如何承受下这缠绵尽极的情事;他骨骼的每一厘米都显得脆不经风。他又想到,他本来就是这样的人,同时拥有着最柔软的心脏和最不可摧的肋骨。
肌肤覆着肌肉,纤柔又肌理分明,感性又理性,两个极端在同一具身躯里达成迷人的平衡。

工藤新一再也挡不住下一波的攻势了——他恍惚间发出了细小绵软的呻吟,那喉音喑哑什么也说不出,可偏偏像有激流要倾覆,又在峡口戛然而止,春潮带雨。
快斗...

《快新/一封知名不具的匿名信函》

文/ H3PO4

 

 

他从北海道坐到东京,米花站口的临时邮筒旁立着宣传海报。灰原哀站在不远处,神情复杂的看着他把塑封好的信封塞进了邮筒。

江户川柯南最后看了眼红色的邮筒,在心里暗道了声告别。

 

CP:快新/ K柯

ATTENTION:原作向,私设,OOC,一句话的新兰戏份/搭档向新志

 

[上]

小偷先生:

我想你不会料想有一天会收到这封信,正如同我并未想到有朝一日我会给你写信。

这是认识你的第三年。

 

我曾经并不觉得时间流逝是可怕亦或迅然的事情,在卷宗和现场中奔走的日子,现实和案件交错,每一秒钟里都有无数的...

© H3PO4/Powered by LOFTER